克里木:载歌载舞跨世纪 相依相恋新中国-中国社会新闻网、提供实
本文摘要:克里木,一个很有故事的人。 他的个人、家庭,乃至父辈,整整两代人的命运,都与新中国休戚相关,两代人都与开国领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交往。 中国人民解放军,是祖国的忠诚卫士,也是革命的大熔炉,更是克里木在人生与事业上得以安身立命、永远相依相恋的家

克里木,一个很有故事的人。

他的个人、家庭,乃至父辈,整整两代人的命运,都与新中国休戚相关,两代人都与开国领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交往。

中国人民解放军,是祖国的忠诚卫士,也是革命的大熔炉,更是克里木在人生与事业上得以安身立命、永远相依相恋的家。

他唱歌跳舞七十多年,跨越了两个世纪、经历了几个时代。如今,依然魅力四射,活跃在全国各地的舞台上,是一位有着“六十八年军龄”的文艺老兵。

(由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导演金海宁提供)

作为历史上第一位用汉语演唱新疆歌曲的新疆人,也被人们视为新疆歌舞的代言人。他的身上,承载着民族大团结的美好记忆和历史,有着民族文化互鉴融合的烛照,是一位标志性的人物。他的歌舞,充满浓郁的草根味儿和虔诚的时代情感,诠释着艺术的人民性,不愧是“经典与传奇的结合”,是一个非常独特、难以复制的“神话”。

在新中国七十华诞即将到来之际,探寻克里木的成长史和艺术特色,就显得格外必要,其中一些经验至今仍然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,具有一定的启迪作用、发人深省。

(克里木大叔的祝福:亚克西)

1940年6月21日。克里木,诞生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。

父亲阿布都古力,不仅歌唱得好,还是新疆有名的“金唢呐”,母亲的舞蹈也很出色。作为搭档,他们一起云游四方。早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《达阪城的姑娘》就已经是他们载歌载舞的经典保留节目。

在旧社会,这个新疆吐鲁番维吾尔族的演艺世家,虽然拥有一身出众的才艺,却始终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稳定的生活。

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一切都在变。速度之快,令人目不暇接,难以置信。

1950年,克里木的父亲阿布都古力随新疆代表团到了北京,一曲情不自禁、别样韵味的唢呐《东方红》,竟让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起立为他鼓掌。

崭新的政治生态,崭新的人际交往,崭新的民族关系。

这一切,都让“金唢呐”对“彻底翻身、当家做主人”的概念,有了最真切、也是最强烈的感受。接踵而至的好事,更是想都不敢想。

1951年,阿布都古力夫妻俩都考进了部队文工团。

陪父母考试的克里木急了,11岁的他缠着胡政委也要参军。他唱起了深情的维吾尔族民歌《牡丹汗》,打起了手鼓,还把舞蹈中最调皮的《黑祖玛》也跳了一遍、、、、、、

出众的才艺、强烈的愿望、执着的劲头,终于感动了首长。还没有枪高的他,当上了娃娃文艺兵。

克里木,一辈子也忘不了自己军龄的起点:1951年1月2日。

参军不久,恰逢部队冬季野外行军。一万多人的队伍神龙见首不见尾,长途跋涉在阴晴不定、风沙蔽日的戈壁滩。小克里木却格外兴奋,像过节一样。他一会唱歌、一会跳舞,连蹦带跳、欢快的情绪感染着大家。

而身边那些不同民族、“叔叔辈”的战友们,把这个人见人爱,机灵讨喜的维吾尔族小战士,称作“小维”。在干旱缺水的恶劣环境中,战士们“你背一会儿、他扛一段”,再艰难也没让他掉队。

尽管,11岁的克里木懵懵懂懂。但是,那种感受却是真切、甜蜜和具体的。“家”的概念,并非只是一种血缘关系,它还有着丰富的内涵和宽广的外延。“民族团结”、“革命大家庭”、“相互鼓舞、搀扶同行”的五湖四海战友情,就是这样朴素、温馨和直白。

小小年纪的克里木,在这样的氛围中,不知不觉地接受着最朴素、最原始的“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”的熏陶。“艺术”成了情感宣泄和交流中,最直接、也是最好的媒介。

几十年后,克里木在不同场合的深情回忆,让人们更加意识到它的重要性:

正是这次艰苦的部队长途行军,进一步铸就了克里木的文化基因和性格基因,也潜移默化地奠定了他人生轨迹中“乐观向上、相互搀扶、勇往直前”的行为逻辑起点。这次非同凡响的生命体验,让他拥有了不一般的早熟。要想透彻理解克里木,这个环节是绝不能少的。

此外,1986年在边境线上与战士们一起长达九个多月的摸爬滚打,目睹着生离死别。尤其是看到遗体中,年轻战士背上有自己亲笔写下的“安全归来 战士万岁”八个字,不禁失声痛哭的一幕让他终身难忘,对“个人与国家”之间那种“相依相恋、荣辱存亡与共”的关系刻骨铭心。更自觉地用一技之长、无条件地为“最可爱的人”服务、为祖国服务。

在2017年8月18日央视七套的《军旅文化·大视野》“艺海军魂”栏目中,是这样描述克里木的:“他六十多年来,每一年都要入军营、进哨所、下海防、走边关,到基层部队为战士们演唱。是全国少数民族先进个人,荣立一次二等功、七次三等功。2016年克里木荣获第十届百花奖艺术家大会顶级艺术家荣誉称号。”

节目中,阎维文的一段评价,也引起了我的格外注意:“克老师是一个性情非常开朗的人,他在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。在舞台上永远是兢兢业业,下部队演出,不管是什么环境、什么样的条件,我们唱歌唱二三首,他每场要唱五六首。他付出的工作量,远远超过我们,但永远没有怨言,对我们这些年轻人影响很大。”

这,就是拥有六十八年军龄的克里木,一位与新中国相依相恋、共同成长、不知疲倦、永远前行的人。

当我们把研究的目光转向克里木的艺术成就时,同样会有许多意外惊喜,挺有意思。

刚到新疆军区文工团,唱歌、跳舞、打手鼓、演话剧、跑龙套,他什么活儿都干,在业务上很要强。集体舞蹈大家转五六圈,他却整天琢磨:领舞的腿,能转20多圈、巧劲在哪里?

舞台上的一次懈怠,当众挨了父亲一巴掌。让他蒙羞的同时也让他清醒,无论台下是什么人,都要一视同仁。从此,良好的舞台之风——“好台风”,也就成了让他终身拥有“好口碑”、“好台缘”的根本支柱。

1959年6月,全军第二届文艺汇演在北京举行,作为获奖代表,18岁的他握住了毛主席的手。

1960年克里木从新疆歌舞团调到总政歌舞团以后,面对语言不通、高手如云的处境,他也曾经哭过鼻子。但是,当他把原先在新疆与王洛宾探讨过的想法搬上总政舞台之后,一切都变得主动了。

克里木与本文作者董大可(何鸣芳摄)

《日夜想念毛主席》是王洛宾根据76岁的库尔班大叔,还要骑着毛驴到北京去见毛主席的生动事迹创作的歌曲。克里木根据自身条件,把这首歌改编成具有浓郁新疆民族特色的表演唱。鲜艳的民族服装一穿、钱搭子一挂,赶着“毛驴”载歌载舞。

效果好得出奇:“库尔班老爷爷站在沙发椅子上跟着跳,我在舞台上唱了三次下不来,观众整个跟着我的这个节奏走。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,克里木的舞台艺术应该往哪个方向走。”时隔几十年了,成功的喜悦仍然让他激动不已。

我认为,对克里木的艺术生涯而言,这是一次彻底改变命运的、“质的飞跃”。从此,由“单纯追求高难度动作”,转向了“更加注重情感的表达和趣味的渲染”。明白了“技巧永远只是手段”,只有当“手段”能够很好地为“目的”服务时,“技巧”才更有价值。从“技巧至上”转到“情趣至上”,终于让他找到了“艺术的真谛”。

我注意到,在他2010年参与创作和演出的电视贺岁片《约尔特奏鸣曲》中,在全剧接近尾声时,通过“席慕羽”之口,再一次向世人道出了他自己“通过毕生艺术实践”得来的通透彻悟:音乐的本质,是感情沟通。

克里木有个与众不同的习惯,每次演唱都要喊上几嗓子,一下就把现场气氛热起来。他也很善于和别人合作,不管人多人少,他在舞台上都能从容应对、游刃有余。

我发现,克里木还有一个极为可贵的品质,就是非常善于向兄弟民族学习和借鉴。有两个例子很经典。

第一,工资只有八十元时,他却花了两百元买来邓丽君的音乐资料。蒙在被子里反复听。终于,邓丽君那种善于将唐诗宋词长短句在音调上的抑扬顿挫之美,与音律节奏变化之美巧妙结合的秘诀,被克里木成功地化作了属于自己的韵律之美。

同样是强调“合辙押韵”,而他:

“合”的,是新疆吐鲁番普通话的“辙”。

“押”的,更是符合克里木自身发音特点的“韵”。

这个要点,在克里木自己创作,以及与别人一起创作的诸多歌曲中,体现得尤为明显。

第二,在演绎阿凡提时,借鉴了汉族戏曲中丑角的绝活“矮子功”,并加以改造。一是蹲得没有那么深,稍有弯曲,像骑不像蹲。二是,在“脚后跟”做足文章,抬起的时候像调皮的小毛驴撂蹶子,很幽默。上半身挺得笔直、纹丝不动,左右不晃、前后不摇、上下不颠。右手还在身后“鱼摆尾”,就像毛驴甩动的尾巴。这个独创的、动静结合,有相当难度的“招牌动作”,风趣、诙谐,活泼、可爱。将心地善良、聪明绝顶,喜欢为老百姓打抱不平的少数民族传说中的英雄,演绎得活灵活现,深受人们的喜爱。克里木也因此被人们誉为“军中阿凡提”。

这些“不同民族文化”相互之间借鉴融合的结晶,从歌词到旋律、从歌唱到表演,都成为了一种美好的、可以遗传的“民族文化新基因”。成为人们共同认可、共同拥有的艺术财富。

克里木作为中华民族大团结一家亲的标志性人物。他对祖国、对民族、对领袖的那种虔诚和热爱,初心不改、永远真挚的品格,也是老百姓发自内心最为敬重的。他的无悔人生,抒写着一个美妙的传奇:

载歌载舞跨世纪,相依相恋新中国。(董大可)

责任编辑: black
(洛阳新闻网)

频道头条

克里木:载歌载舞跨世纪 相依相恋新中
蓟北山区纪行:一样靠山吃山,别样发展
课外培训,如何摆脱“敲门砖”绑架-中
除了保送名校,竞赛生还得到了什么-中
啤酒企业中报靓丽 业内质疑渠道压货造
柳城总工会帮贫困户学制茶技术-中国社
精准饲养,为绿色奶业插上科技翅膀-中
8月12日郑州市惠济区“大河运”写生创
1800公里的辉煌征程 港东集团国马增程
爱心助学 仪陇50名贫困大学新生每人获3
怎能一言不合就“斗图”-中国社会新闻

热门推荐

内容聚焦

月点击排行

热点推荐